關於部落格
天天都黑皮 快樂向前行 = )
  • 57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結婚證書簽不簽--4(下)

把幾個數據夾抱在手上,姚君佩幾乎是被人半推進主管專屬電梯裏,直抵二十七樓。   「姚小姐嗎?」   一出電梯,馬上就有人招呼她,「姚小姐妳好,我是總經理秘書,敝姓連,這邊請,總經理在裏面等妳。」   連秘書微笑的領著她來到一扇大門前,體貼地替她敲門。   「進來。」   連秘書幫她開門,比了個請的動作。   姚君佩才走進幾步,身後那扇大門立即讓人關起來,她嚇得跳到緊閉的門前,一臉的驚恐。   站立在窗戶邊的男人,忍不住發出低沉的笑聲。「來見我讓妳這麼害怕嗎?我又不會吃了妳!」   她轉身,用資料夾擋在臉前,只露出兩顆眼珠看著那個起身朝她走來,名叫嚴灝的男人。   「這麼久不見,我還在想妳會不會忘了我呢!」嚴灝把她戒備的表情放進眼底,莞爾一笑。   怎麼可能忘得了!姚君佩在心裡嘟囔著,一身深藍色西裝的他,看起來比以前更結實、更帥氣,模樣也更成熟,臉上也多了經過歲月磨練的痕跡。   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知道是他,七年的時間完全沒有磨去她的記憶,只是,他們現在身分不同了,一個是上司、一個是下屬。   「你……總經理叫我上來有什麼事?」   嚴灝眉一凝,很不喜歡她嘴裏的稱呼。「這裏只有我們兩人,不用叫我總經理。」   他搶過厚厚一迭的數據夾,大掌一握,輕鬆的把她帶到客人坐的小沙發上,彷佛他倆熟得一點也沒發生過七年的隔閡。   「妳今天就在這裏辦公,想喝熱茶、熱咖啡,還是熱水,就跟我說一聲,我會請人幫妳送過來。在那扇方門後是一個簡單的小套房,裏面有洗手間及床,如果身體不舒服,妳就躺著休息。」大掌改放在她的額頭,測量她的溫度,「有點熱,但應該不是發燒。」   「為什麼?」一雙眸子茫茫然看著他。   「什麼為什麼?」   「你要我上來難道就是為了要我休息?雖然我們是大學同學,但你畢竟是老板,哪有這樣要屬下偷懶休息的,你……哈啾!」大概是冷氣太冷,姚君佩禁不住又打了一個噴嚏,整個人感到一陣頭昏眼花。   「妳看妳,身體不舒服為什麼還要逞強來公司上班?妳就是這樣讓人放心不下。」他的黑眸定定地鎖住她,不容她抗拒,強勢把她攬到身前。   「你……總經理,你可以放開我嗎?」她的雙手讓他牢牢鎖在胸前,燙熱的體溫讓她的頭更暈了。   「妳叫我什麼?」低沉的聲音充滿壓迫感。   「嚴灝,我自己會坐好。」這人怎麼變了?變得好霸道。   嚴灝松手,她像一只受驚的小狗立刻坐離他好幾十公分處。   「下班前,我不要看見妳再打噴嚏,或病情加重的模樣,不然,妳就等著我壓著妳去看醫生。」   「我不要看醫生!嚴灝,你明知道我不吃感冒藥,我……我要下去工作了……」   「我剛剛說過,之後妳就在我這間辦公室裏處理妳的工作,如果妳需要計算機,我讓人送張桌子進來。」   「可是,我的位子明明就在下面!」   「妳感冒了。」   「呃,是沒錯,但……」   「妳不肯看醫生,要是病情加重,傳染給公司其它人怎麼辦?」他說得好像有點道理。   突然,她捂住自己的口鼻。「可是這裏有你呀?!你就不怕我把感冒傳給你嗎?」   「傳染給我跟傳染給很多人,當然是以人數少得比較好。」   「你是總經理耶!要處理的事那麼多,怎麼能生病?」   嘴角揚起,他拉開她的小手,不讓她悶壞自己,「就因為我是總經理,所以我只要吩咐幾句,自然會有人幫我處理事情,就算生病了也不要緊。」   「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從現在起,妳就乖乖待在我的辦公室裏休息,沒有我的允許,不準離開。」   水眸亮亮瞅著他的臉龐,老實說能再見到他,和他像過往一樣談話,她已經很高興了。   但心底也不免有些慌亂,她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態度面對他?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她清楚明白他已經不是以前的嚴灝了。   「你要我上來就是為了要我待在你的辦公室裏工作?」她老覺得他要她留在辦公室的理由怪怪的。   「我叫妳上來當然不只是這件事。」   姚君佩睜大眼,看著他突然板起的嚴肅面孔,沒由來地打了一個小冷顫。   「等妳感冒好了,我有一個七年前就想問的問題要請教妳。」   姚君佩聞言身子一僵,她就知道他遲早會問起七年前的事,但明明她是為他好才那麼做的,為什麼他那副想算帳的表情,活像她做了什麼天大的錯事似的?她不太懂……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