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天都黑皮 快樂向前行 = )
  • 57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結婚證書簽不簽--3(下)

她覺得嚴灝似乎有點走火入魔了,來探病的房東太太都已經離開了,他們所扮演的恩愛夫妻的角色也該下檔了吧?   為什麼他……還演得那麼投入?   「老婆,快,我把房東太太送來的香瓜切好了,我們來試試看甜不甜?」隨著話落,一盤翠綠色帶著陣陣香氣的香瓜,讓人整齊切擺在玻璃盤上。   他往她身邊一窩,手臂自然繞過她的後背,把她摟進懷裏,再把盤子擺在自己膝上。「來,妳先吃一口,再告訴我好不好吃?」   他拿起一塊香瓜送到她嘴前,讓她小口咬了一下。   眼一瞇,她發出讚嘆聲。「好甜!」   「是嗎?」他把咬過一小口的香瓜丟進自己嘴裏。「嗯~~果然很甜,房東太太這次可沒騙我們,上回她送來的哈密瓜一點都沒甜味。」   看著他毫不避諱的吃下自己咬過一口的水果,一股熱氣又貼回姚君佩臉上,好像從她生病的那天起,她就忘了自己曾經高談闊論的衛生論了。   「嚴灝,你……不必這樣,房東他們已經走了。」   黑瞳一沉,他目光灼灼的盯著她窘迫的小臉看。「妳以為我是在演戲?」   「不是嗎?」她的表情充滿了歉意,「嚴灝,真的很抱歉,每次都要你和我在房東前假裝夫妻,真是辛苦你了。」   「什麼假裝,什麼辛苦?妳竟把我對妳的疼寵當成是假的?」可惡!他這麼盡心盡力,這笨女人為什麼感覺不出來?他不是在演戲呀!他是……他是……   他惱怒的叉起盤中的香瓜,一口又一口的喂入那個沒神經,感覺遲鈍的笨女人嘴裏。   「唔……唔……」   「別吵,妳居然以為我是假裝的,好,就算在房東太太面前我會誇張點,難道我對妳的好妳都沒看見?我這麼做,妳一點感覺都沒有嗎?」真是氣死人!   「唔……唔……」別再往她嘴裏塞了啦!   「叫妳別吵妳沒聽見嗎?我現在非常生氣,妳這遲鈍的女人,竟然一點都感覺不出來我的心意。」他現在可是真心誠意的視她為他的親親老婆了耶!   可憐的姚君佩,一次次錯過了他狀似表白的話,她全心全意只在阻止那只老塞東西到她嘴裏的手。   「別吵,我叫妳別吵……哇!妳幹麻這麼貪吃,又沒人跟妳搶,做什麼全往嘴裏塞?」他這才發現她的小嘴鼓得滿滿的。   姚君佩垮著臉,哀怨的看著他,眼眶裏閃著無辜水光,什麼?還敢說她貪吃,到底是誰把她弄成這樣!   她的雙唇沾滿水果的汁液,水亮誘人;她的眼裏帶嬌地睨了始作俑者一眼,全然不知道這番模樣,正刺激著嚴灝的男性本色。   「你有暴力傾向嗎?明明就是你……」   突然,一個熱呼呼的東西湊上前,舔了她的嘴角,姚君佩嚇呆了,忘了說話,嚴灝則借機又在她唇邊舔了一下。「希望下次房東送我們的水果還是香瓜,這甜味我很喜歡。」   他的唇與她的相隔好近,他目光黝黑,聲音低沉且充滿了誘惑,「佩佩,妳曾說過我想要什麼,妳都會答應的。」   他的口氣曖昧,姚君佩只感到自己臉上一片熱燥,羞澀地開口,「你想要……多大只的長頸鹿?」   他低笑了兩聲,熱氣直逼她的唇上,引來她的輕顫。「誰跟妳說我要長頸鹿,我想要的是別的東西。」   她的眼底露出驚慌,「你……要什麼?」   勾了勾唇角,他的唇畔浮現一抹魅惑笑容。   姚君佩來不及出聲,他的唇已經覆蓋上她柔軟的雙唇,他扣住她的下巴,火熱的唇恣意品嘗起她的柔軟,舌尖趁隙探進她的口中,掠奪她的氣息,雖霸道卻不失溫柔。   姚君佩嚇得瞪大眼,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能任他為所欲為,身子更是不由自主因他的熱切而輕顫起來。   若非手機鈴聲在此時突然響起,他根本捨不得離開她軟綿綿的唇瓣,他對迷茫的姚君佩展露一抹微笑,然後才怒氣衝衝接起手機,大喊一聲喂。   「是妳……怎麼了……怎麼會這樣?好,妳先在大門口等著,我馬上下來。」由於事出突然,沒時間讓他再回去溫存剛才的甜蜜,嚴灝穿了鞋就往門邊衝。   「佩佩,我要出去一下,睡前記得把門鎖起來,有事打我手機,聽見了沒?」倉促的關門聲喚醒仍處在半愣著的人。   姚君佩一回神,忘了指責偷她吻的無賴,反倒是很好奇是誰讓他這麼緊張?   走到窗戶口,她往下一看;心當下一沉,是柳青青!   她見到柳青青奔入嚴灝懷中,像是在哭……   撫著方才被嚴灝親吻的紅唇,姚君佩的心口莫名一緊。   然後,她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嚴灝擁著柳青青走人,沒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而當嚴灝回來,已經是兩天後的事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這天回家,姚君佩發現消失兩天的男人終於出現了,正背對著她,翻箱倒櫃,不知在找些什麼。   她想知道他這兩天究竟跑到哪兒去,第一句話卻只能問:「嚴灝,你在找什麼東西?」   「妳有沒有看見那天,就是和房東吃飯的那晚,我帶回家的包裹,裏面有我要給別人的重要東西,該死!我記得明明帶回來了,為什麼現在找不到!」   「那天我們在整理房間,你把很多東西都往衣櫥裏扔。」   嚴灝一聽,閃到衣櫥前,立刻找到了他找破頭都沒找到的包裹。「對,沒錯,我就是收在這裏!」他咧出大大的笑容,「老婆,還是妳厲害!」   毫無預警的,姚君佩突然被人一把抱住,小臉撞進一個硬邦邦的胸膛上。「嚴灝,你……你放開我啦!」她已經不算漂亮了,請別再把她鼻子撞扁好嗎?   她愈排拒他,他就愈想鬧她,好不容易有時間讓兩人培養感情,他怎麼會放手咧!「不放,我好久沒這樣抱著妳,我很想念妳,難道妳都不想我嗎?」   「你在胡說什麼!別鬧了,快放手啦!」他的話讓她心慌。   她推他,可他不鬆手,反而愈抱愈緊。   「嚴灝,你別這樣,會讓人誤會的啦!」   她抬起臉來抗議,卻教早有埋伏的人偷親了一下臉頰,讓她整張臉頓時又麻又燙,也令她回想起那天的吻。   「誤會什麼?這裏只有我們兩個,還是……妳誤會了什麼?」他故意把話說得曖昧,把紅透天的粉臉扳向自己。?   姚君佩的心狠狠跳了一下,說話變得口齒不清起來,「我……能……誤會什麼?」   誤會他喜歡她,不然,為什麼要偷親她?   她立即否認這個想法,他喜歡的人明明是柳青青!   嚴灝耍賴地道:「那就沒關係啦!妳就別抵抗了,讓我多抱一下又不會怎樣!」   姚君佩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哪門子的理論呀?她又動了一下,困住她的手臂像條蛇,反倒纏得更緊,於是他倆腿貼腿、胸貼胸,她胸前的柔軟抵在他堅實的胸膛上,讓她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就在她窘迫到極點的時候,嚴灝開了口,「對不起,我突然消失了兩天,妳心裏一定很不舒服吧?妳想問什麼都可以,我全都會告訴妳,但是,妳千萬別亂想好嗎?」有空他會一次跟她說清楚的。   「我沒有亂想什麼……也沒有要問你什麼問題,你忙你的,用不著跟我報備呀!」她發覺摟她的手臂加緊了力道。   怎麼?她答錯了嗎?她不想知道他和柳青青之間的事情,不行嗎?   「我沒回家,沒向妳交代清楚去向,甚至吻了妳馬上就跑掉,這樣妳都不生氣?」而如果她說不氣,那就換他氣了!   她看著他,然後很認真的搖搖頭。   「姚君佩,妳一點都不在乎我嗎?」她的回復讓他真的動了氣,這小妮子的神經未免粗到嚇人的地步,他喜歡她、關心她,她是完全沒感覺嗎?   滋滋滋!   她怎麼覺得身邊好像竄起火苗般,四周的空氣一下子變得很窒悶,她不禁偷偷覷了眼嚴灝的表情……   嚇!她倒抽一口氣,差點被他眼中的熊熊烈火給燙死。   還好手機聲適時拯救了她,趁他分神的片刻,姚君佩掙脫,逃出火源地,一溜煙地衝到門邊。「我……肚子餓,想去買東西吃。」   一鼓作氣,姚君佩開了門就飛快往外衝!   閒晃了大半個小時,她才鼓足勇氣拎著一袋的鹵味回家,打算用吃來消滅嚴灝的火氣。   隔著鋁門,她聽見屋內傳來女人的陣陣笑聲,準備開鎖的手一僵?   屋裏有客人?   「哈哈哈,我沒想到他們竟然這麼好玩,我真羨慕你,有一對這麼年輕有趣的養父母。」   「有機會帶妳去見見他們,他們早就想看妳了呢!對了,青青,這包裹裝的是妳上回想買的那本原文書,我替妳從國外訂了一本。」   「我的天,謝謝你,你真好,還特地幫我買書,可是我已經請書店幫我……」   「那裏的書怎麼能跟我買的比咧!我一聽妳說找不到,就趕緊上網在美國訂了一本,然後請快遞在最快的時間送來,早該在前幾天就交給妳,誰知後來妳那裏出了事……」   聽到此,姚君佩移開貼上門的右耳,她已經知道這位女客是誰了。   心頭涌起一股怪異的刺痛感,她不知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受,但上回見到嚴灝和柳青青的時候,也曾有過這樣的感覺,像在嫉妒、不滿……可人家本來就情投意合,她嫉妒什麼?   裏面又傳來爽朗的男性笑聲,姚君佩撇去心頭那股刺痛感,突然意識到她進去可能會妨礙到柳青青和嚴灝,於是,她做了一個決定--一個以後再也不會打擾嚴灝他們的衝動決定。   這一晚,姚君佩一直躲在公寓外,直到看見柳青青從大門口離開,才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回家。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三天後,嚴灝和往常一樣吹著口哨走回家。   一進屋,一室的黑暗和寂靜讓他立刻察覺到不對勁,他立即找了開關開燈。   房間還在,家具也沒移位,可他就是覺得少了什麼。穿過長廊,衝到臥房,目光在她的床、她的書桌上穿梭。   沒有!   他拉開廚櫃,衝進廁所。   什麼都沒有!   他的東西全都在,但屬於姚君佩的東西統統不翼而飛了!   一股寒意瞬間冒了上來,那個女人該不會是故意用朋友來家裏當作借口,騙他晚點回家,好讓她有足夠的時間搬出去吧?   他像瘋了似的轉身打算衝出去找人,卻在桌上發現一個署名要給他的牛皮紙袋。   打開紙袋裏的東西,從一堆掉落的紙屑中,他撿起一張完整的長條信紙和一個長頸鹿鑰匙圈。   他讀著信紙上的內容,倏地眼一瞇,眼裏散著濃濃火氣。   嚴灝:   當初我只是因貪圖便宜的房租,又離學長家近,才強迫你和我假結婚,老實說,我真的厭倦了每次都要在房東面前和你假裝感情有多好。   所以,我決定停止這個遊戲,提早終止那份合約,你自由啦!而我也解脫了,不用再擔心害怕有人會發現我和你同居的事情。   我已經跟房東太太自首,也退了租,房東太太看在你是被我陷害的份上,不會與你計較,但你必須在年底前退租,而這個長頸鹿鑰匙圈就送給你當作賠禮 !   我們現在沒有任何關係了,以後大家各過各的日子,在教室裏見面也不用跟我打招呼,免得被我朋友還有劉學長誤會,而你又還得向柳青青解釋,這多麻煩,好了,就這樣啦!掰掰。   姚君佩 筆   嚴灝一把捏爛這封短信,關節握緊到泛白,他狠狠瞪著一桌的紙屑,她竟然把他倆的結婚證書給撕了!   意思就是要跟他一刀兩斷 ?!   他氣到就快瘋了,他不懂姚君佩那顆遲鈍到家的腦袋怎麼會真粗心到完全感覺不到他的心意,而就在他的火氣瀕臨沸點時,一通意想不到的電話打來--   「喂,媽,妳怎麼打來了,什麼?爸肝癌復發……好,學校方面我會處理,我馬上訂最快的班機回紐約,是,還有青青,我會一塊帶她回去……」   腦袋瓜一團亂,他放下電話,瞪著桌上那堆紙屑久久,最後拳頭一捶桌,伴隨著的是陣陣咒罵聲與信誓旦旦的承諾,「我不會就這樣放棄的,佩佩,妳給我小心……」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