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天都黑皮 快樂向前行 = )
  • 57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結婚證書簽不簽--3(上)

第三章 晚上九點,吹著口哨,嚴灝面露愉快笑容回到公寓,在一樓掏出鑰匙的同時,被瑟縮在陰暗墻腳邊的黑影嚇了一跳。   要不是那件衣服他認得,在微弱的燈光下,他還真不知道那坨小小、縮成一團的東西是個人。「佩佩,怎麼是妳?」   聽見熟悉的聲音,姚君佩搖晃的站起身,揚起失去血色的唇,埋怨道:「好晚喲~~你終於回來了!咳咳……」才說幾個句,她便開始咳嗽起來。   「我的天!妳在這裏多久了?天呀!妳怎麼渾身溼透了,該死!妳沒帶雨傘出門嗎?」她的狼狽讓他的心擰了一下。   趕緊開門,攬著她的腰,急忙把她帶進公寓裏。   「咳咳,我……我不知道會下雨,沒帶雨傘也忘了帶鑰匙……咳咳……而且不知道怎麼搞的,今天整棟樓的人好像都不在……咳!」   每咳一聲,他的心就揪疼一下,受不了了,他直接抱起渾身冰冷的她,火速爬上五樓。   「妳笨蛋呀!沒帶鑰匙不會打手機給我,在外面淋雨,妳想得肺炎是不是?」想到她不知道在雨中等了多久,就夠讓他難受了,但他也很氣這小笨蛋竟這麼不知愛惜自己。   「我不想打擾你……咳咳……你和柳青青的約會……」她的聲音愈說愈小。   嚴灝忙著開鎖,沒注意她說了什么,此刻,他全心全意想照顧她。   進了屋內,把她安置在椅子上,用浴巾先裹住她的身體,然後進浴室放起熱水,再倒了杯水回到她身邊。「來,先喝杯熱開水,暖暖身體。」   冰涼的小手觸碰到溫熱的玻璃杯,頓時麻了一下,等適應了溫度,她才捧著水杯小口的喝起熱水。   「外面下著那麼大的雨,妳沒帶雨傘,怎麼不找個地方避雨?」   她垂著頭,沒什麼精神的道:「我忘了。」   「忘了?小姐,妳沒鑰匙耶!不打電話給我,也不會先找地方弄幹身體,妳又不是小孩子,怎麼這麼不會照顧自己,妳不怕著涼感冒嗎?」   如果他接到電話,一定會馬上衝回來,絕不讓她像現在這樣凈發抖、白著臉,這模樣好讓人心疼。   天呀!他自責死了,早知道就早點回來。   拿起短毛巾,替她擦著還在淌水的頭發,他的口氣有些微怒,「下次忘了帶鑰匙,一定要打電話給我,聽到沒?我不準妳再把自己凍成這副德行!」   她仍是低著頭沒回答,嚴灝眉頭打了個結,把手探向她的額頭。「怎麼了?是不是哪不舒服?告訴我。」   心裏難過了一個晚上,他的關心讓姚君佩好想哭,但她不想造成他的困擾,只是吸吸鼻子,搖頭說:「沒有,我只是……咳咳……好冷。」   「妳先擦幹身子,換件幹衣服,我去浴室看熱水放得怎麼樣。」   五分鐘後,確定水位及水溫都恰當,他走出浴室,就見姚君佩仍是坐在原位,身上還披著剛才的毛巾,溼衣服也沒有乖乖換下,只是一個勁的輕咳。   「妳怎麼還穿著那件溼衣服?」   「我……沒力氣動了……」   嚴灝氣急敗壞把她抱進浴室,省略了脫衣服的動作,直接將她放進水溫剛好的浴缸裏,他用漱口杯舀水往她冰冷的肌膚上淋,直到她的身子不再發顫為止。   溼透的衣服貼緊她的身子,嬌俏的體態原形畢露,嚴灝強迫自己眼睛移開不該看的地方,起身離開誘人的春光,以禁止自己腦中的胡思亂想。「我去幫妳拿睡衣,妳再多泡一會兒熱水。」   「謝謝。」換上幹凈的衣服,姚君佩臉色不再那麼慘白,卻仍是咳個不停。   「我帶妳去看醫生。」嚴灝看不下去,拿外套要她穿上,準備帶她出門。   「不……不要啦!我沒事,只是有點累,睡一覺就好了,不需要看醫生啦!」盡管昏沉沉的,姚君佩還是堅持往床上一躺,假裝沒看見他難看的臉色,忍著喉嚨的搔癢,用薄被掩著口輕輕咳嗽。   他走近床邊,關上她床邊的小燈,好讓她睡得安穩。「不去看醫生可以,但是妳不準給我變嚴重,哪裏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聽見沒?」   讓人守候的感覺好窩心,姚君佩緩緩的閉上眼,她好享受這種被人呵護關心的感覺,生病的她或許是因精神較虛弱,以致她突然好貪戀被他這樣細心的照顧。   輕輕拉好蓋在她身上的被子,確定她不會再著涼,但他仍不放心的拉了張椅子坐在她身邊,守著她入睡。   到了半夜,她真的發起高燒,還魘語不斷,讓嚴灝感到又氣又急,抱起她一路殺進醫院。   打了退燒針,姚君佩靜靜的枕在嚴灝懷中,原本難受的表情已換上平靜的睡容。   從醫院趕回家已是淩晨四點,將她小心翼翼放回床上,嚴灝緊繃的情緒才解放。回想起她的夢話,手指輕輕觸碰著她失去光澤的臉蛋,深邃的黑瞳中滿是不捨。   原來她的身世竟是:父母遺棄了她,親戚也容不下她,就連她喜歡的人也不喜歡她,她期待的希望總是落空……   他只知道他好捨不得讓她有一丁點的傷心,嗯~~什麼叫作不討人喜歡,他就很喜歡她呀!   由於他的心疼不是假的、動心也不是假的,他明白,雖然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他已喜歡上這個迷糊傻氣的女生了。   他看她的表情布滿了溫柔,有他疼著,他絕不讓她再這樣默默的難過,這是他的承諾。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僵硬的眼皮掀開,她發現自己的視線有些蒙 ,眨眨眼,覺得眼皮有種怪怪、刺刺的感覺,彷佛不管使多少力,就是很難將眼睜大。她是怎麼了?怎麼會張不開眼?   姚君佩唯一的意識就是昨晚淋了雨和……一只噴火的暴龍在亂叫的印象,啊~~那只暴龍有著一張和嚴灝一模一樣的臉,吼著她發燒了……   姚君佩撐起無力的身子,走到書桌前,瞇著眼,拿起圓形小鏡子一看。   倏地,一聲穿破屋頂的驚聲尖叫嚇得在廚房的嚴灝根本來不及放下打蛋器和手中的瓷碗,人已疾奔而出。「怎麼了、怎麼了?」   姚君佩一古腦的撲回床上,把頭埋進棉被裏。「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都是你啦!我說不要去醫院,你為什麼要帶我去醫院?」   見她沒事,嚴灝把打了一半的蛋花擱在桌上,回廚房關了爐火,再走到床邊,一掌把她從床上拎起來。「我說過妳不去醫院可以,就是不準生病,可是妳半夜發燒了。」   他失笑的把遮擋在圓臉上的小手拉開,露出那雙眼皮腫大得彷如小青蛙的她,「別遮了,妳那雙眼睛我已經看很久啦!」   一開始見到她眼睛發生的變化可真嚇死他了,急忙打電話問醫生,才知道可能是藥物過敏引起的反應。   「都是你啦!我眼睛一腫,非要一天才能消退,你要我今天怎麼上課?我沒『眼見人了啦!」   「我怎麼知道妳會藥物過敏!妳也不過只是打了一劑消炎針,不過,這樣也好,妳就乖乖待在家休息一天。」正合他意。   「難看死了。」就連看東西都很吃力。   他摸摸她的頭,手指故意捏捏令她在意的眼皮,「不會呀!我覺得很好玩,軟泡泡的。」   「嚴灝!」   他不禁寵溺的一笑,傾身朝她臉靠近,然後一下子又站了起來?「妳一定餓壞了,委屈一點,我只會煮泡麵,再加個蛋花,妳等我一下,馬上就好。」   姚君佩看著朦朧的身影離開窗邊,她的手輕輕碰了下右眼角,剛剛……他是不是親了這裏一下?   一定是她想錯了!她甩甩頭,眼睛腫了,連感覺都變得怪怪的。   不一會兒,一碗熱騰騰的蛋花泡面讓人端在她臉前。   「我保證比樓下街口那家八十元一碗的牛肉面好吃。」嚴灝替她連筷子、湯匙都一並拿來,可說是服務周到。   她瞇著眼,伸出手等著他把碗送到她手上,左等右等,卻只等到了一句話。   「妳該不會是想自己端著碗吃吧?」憑她那雙青蛙眼,省省吧!   「不是我自己吃,難道你要喂我?」近在咫尺的香味引發起她的食欲,她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妳說呢?」嚴灝夾起面,放在舀了點湯的湯匙裏,然後送到她的嘴邊。   他的體貼引來她胸口一片熱,這情景……是她幼時多麼夢寐以求的啊~~她微微張口,吃下那湯匙的面,邊嚼邊小聲道:「謝謝。」   「不是我亂蓋,小時候我煮泡麵可拿手了,孤兒院裏的弟弟、妹妹們每個都喜歡吃我煮的面,尤其是我妹妹,成天吵著要吃,後來是院長說泡麵不是營養的食物,才不準院裏小朋友吃的。」   姚君佩一臉驚訝,嘴裏又被塞了一口麵。   她是曾聽他說過他是由養父母帶去美國,卻不知道他還曾在孤兒院待過,嚴灝的親生父母呢?   像是看出她的疑惑,不等她問,「他們在一場意外中身亡,之後,我們就成了孤兒。」   姚君佩的心微微一震,從眼縫中望著他,他的表情讓她覺得好難過,她直覺地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腕。「至少你還有養父母不是嗎?我聽你說過他們對你很好……你不要難過傷心了。」   嚴灝知道她是在安慰他,心裏竄流過一股小小的感動,卻也更加心疼她,這粗線條的女孩,不曉得她才是需要人安慰、需要人疼惜的對象嗎?   他想,他是愈來愈喜歡她了。   「嚴灝,對不起讓你照顧我一晚上。」她垂下臉,顯得很愧疚。   「知道妳自己這么麻煩,就給我好好照顧身體,妳這種對消炎藥會過敏的體質,最要不得常感冒,知道嗎?」   她點頭,嚴灝端起麵來繼續進行喂食工作。「以後,下雨忘了帶雨傘,記得通知我;出門沒帶鑰匙,打電話告訴我;在外面要是身體不舒服,也要讓我知道,每天出門,妳什么都可以忘了帶,就是手機不準忘了……」像個媽媽般,他叨叨絮絮交代了好多事。   姚君佩心裏涌起了陣陣感動,她的胃讓他喂得飽飽的,心也填得暖暖的,有他在身邊,所有的難過全都跑光光了。   「對了,現在什麼時候了?」她想起今天上午還有課。   「中午了吧!」   「什麼?這麼晚了!」她嚇了一跳,「快幫我把桌上的手機拿來,今天的企管課她們要是沒見到我,一定會擔心的。」   「不用了,妳人還沒醒來前,就已經有人打電話來找過妳,好像是班上那個盈盈吧!我已經轉告她說妳今天身體不舒服,不會去學校了。」   「哦~~謝謝。」   莫約幾十秒過去,姚君佩才突然哇哇大叫起來,「什麼?你說什麼?你用我的手機跟盈盈說我身體不舒服?」   「是呀!」他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又說:「我還拜托她萬一教授點名時,想辦法幫我們兩個蒙混過去,因為我得照顧生病的妳。」   這下,姚君佩的嘴巴足足張大到可以塞下一顆雞蛋了。   他這麼說……他竟然這麼說!這不是擺明了他倆的關係匪淺嗎?天呀!她乾脆請假請到學期末好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