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天都黑皮 快樂向前行 = )
  • 57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結婚證書簽不簽--2(下)

又要拿穩著冰淇淋桶,又要抓好湯匙,嚴灝根本沒法阻止拽著他手臂的姚君佩,「哪個她呀!等……等一下,妳別拉著我,先讓我把冰淇淋放在桌上好不好? 「冰淇淋?」姚君佩的動作突然緩了下來,烏溜溜的眼珠先是落在那桶眼熟的冰淇淋上,再沿著湯匙慢慢移到一只胳膊,然後是一副精壯的胸膛,再來…… 一陣頭昏眼花,她這才注意到他居然又只穿了一條長頸鹿的四角褲,其它地方全都光溜溜。「你……你你……」 刺激實在太大了,臉頰彷佛發出「滋」一聲,瞬間抵達開水的沸點,滾滾發燙。 手像是碰到什麼可怕的東西立即鬆開,她跳離他好大一步,睜圓大眼,想尖叫、想罵人,卻不知道該先從哪一邊開始罵起?「你……這個暴露狂,居然不穿衣服,還偷吃我的冰淇淋!」 這可是非常嚴厲的控詞,不過聽在嚴灝耳裏,卻覺得好笑,一時間,又激起想逗她的念頭,便故作親昵狀的說:「老婆,妳到底懂不懂什么叫不穿衣服,我身上還有條褲子咧!還有,這是我們一起買的冰淇淋,我也是擁有者之一,別說我偷吃。」 「你答應過我好歹在家要套件上衣的,你……你不守信用!」 「我記得妳跟我說過,今天會很晚才回來呀!」他無辜的一攤手。 她搶來擺在桌上的冰淇淋桶,兩眼直盯著冰淇淋桶看,就是不怎麼敢落在他身上。「你、你竟然吃了這麼多,喂喂,你怎麼可連我的一半都吃掉了?」 「老婆,我發現妳真是一個很愛計較的人耶!」他發現自己愈來愈喜歡看她滿臉羞紅的模樣,流露出一股她不自覺的女人嬌羞樣,很可愛也很迷人。「大不了我再買個一模一樣的口味給妳,別生氣了,來,吃口冰淇淋,消消火。」 一個跨步,他站定在她低垂的臉前,將自己用過的湯匙從桶內舀出一匙冰淇淋,放在她的嘴邊。 「我……我才不要吃你吃過的湯匙呢!」 「拜托,我用過的湯匙又不是沾了什麼毒藥,妳幹麻那麼嫌棄?」 「我才不像你那麼不衛生,我……才不要吃你的口水。」頭一偏,她的臉更加緋紅了。 「老婆,妳該不會還活在小學時代,相信女生吃了男生的口水,就會懷孕吧?」他不相信世上有人會純情到此。 不用說,這話自然引來她的一瞋,又嬌又氣又羞的表情讓他心底興起了一陣騷動。 她眼睛不大,但睫毛和她頭發一樣卷卷的;她的鼻子不挺,立在五官中,倒還挺別致;她不是非常漂亮,一眼見來的印象很普通,充其量那頭卷紅的頭發讓她變得可愛點,但是當你對一個人心動後,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她好美。 「老婆,妳這種想法不對喲!要是妳以後交了男朋友,也會嫌棄他吃過的東西嗎?」 嗯,她的眉其實細細彎彎的也很好看,眼睛很有神韻,鼻子小小圓圓的好可愛,就連嘴唇看起來像棉花糖一樣好柔軟,他情不自禁想再貼近她一點。 「你……別再給我說下去!這根本是兩碼子事,男朋友歸男朋友,衛生習慣是衛生習慣,不過,如果兩個人已經是很親密的關係,自然就不用計較了……」 那雙黑瞳裏蹦射出熱光,緊緊鎖住她,她的心彷佛也狠狠地震了一下,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能無措的屏著呼吸,看著他愈來愈靠近的臉…… 鈴~~ 突如其來的電鈴聲,打斷了兩人間那股曖昧的氣氛,姚君佩嚇到似的猛一跳開。 是誰?誰按她家電鈴? 電鈴聲又再度響起,她嚇得衝到門前,從門眼中,她見到詫異到不能再詫異的不速之客。「天!她們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裏?啊!完了完了,我忘了今天跟她們有約!」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佩佩,我看到妳走進去,妳快開門呀!別說妳忘了我的聲音,我是碧芬呀!」 沒工夫理門外的人怎麼喊,姚君佩急得把嚴灝往廁所裏推。 「妳幹什麼?是誰在外面,妳朋友嗎?」 「噓噓!安靜點,你不要說話,先去廁所躲起來啦!我不能讓她們發現你和我住在一起。」 「就算妳把我藏起來,屋裏還有我的東西……喂!妳小心點,那長頸鹿拖鞋我可是寶貝得很呢!」 不理會嚴灝的嚎叫,姚君佩把室內見得到屬於他的東西,不論衣服、帽子、背包、拖鞋,全都扔進廁所,也就是嚴灝的身上,要他自己接好。 嚴灝哭笑不得,瞥了自己手臂上挂的棉被和衣服一眼,他只能無奈的笑笑。  關上廁所門,姚君佩安撫好急促的呼吸,才走到鋁門邊。一開門,如菜市場般嘈雜的聲音便迎面進入。 「我就說,我的眼睛絕對沒看錯,那個低頭從我們面前跑掉的人果然是佩佩,我們跟來是對的!佩佩,妳的新家還滿不錯的耶!」 「佩佩,不是叫妳在書店外等我們的嗎?妳幹嘛一個人跑掉?」 姚君佩無法阻止她們進入,只能懸著一顆心盯著她們看,怯怯的開口,「我不知道妳們站在書店外等我,我……一時想上廁所也想換衣服,以為妳們沒那麼快到,所以就先衝回家了。」 「哦~~原來妳剛剛是上廁所呀!怪不得讓我們等那麼久。」 「佩佩,我也想去廁所一下,那邊是廁所嗎?」 「不能進去!」姚君佩大叫一聲,人衝到廁所門前,兩手一攤,貼在門板上。 三個人狐疑的看著異常緊張的姚君佩。 「佩佩,妳做什麼這麼緊張?該不會……妳廁所裏藏了什麼東西?」 姚君佩吞了下口水,戰戰兢兢的回答,「沒有,我哪有藏什麼東西,我是……是……」情急下,她隨意想了個借口,「我剛剛急著開門,所以……廁所才上了一半……」 「那妳還站在這裏幹麻?還不先解決完妳的需求。」 姚君佩小吁了口氣,將廁所門打開一道小縫,身子迅速鑽入。 大概是心裏有鬼,她只顧著低頭,完全沒注意地板上堆著自己不久前才扔進來的雜物,一個不留神就讓拖鞋絆了一下,廁所本來就不大,這一跌,正巧朝正前方的馬桶撲去。 她只知道眼一閉,然後,臉就撲進了一個暖暖熱熱的「東西」上。 她家的馬桶什麼時候變得有溫度啦?咦?還會……動? 她聽到一聲悶哼,嚇得趕緊抬臉坐正身子,碰巧與某張低下的臉孔撞個正著。 「好痛!」她疼得揉著鼻子,跳到一旁,「你沒事坐在馬桶蓋上做什麼啦?」 嚇死她了,她還以為他正在「蹲廁所」咧! 「小姐,別太過分,我坐在這裏穿衣服都不行嗎?是妳把我丟進來的,我都沒向妳抗議了,妳還不準我坐!我就這麼見不得人嗎?為什麼妳朋友來,我就得進廁所?」嚴灝抿唇不滿地站起身,敞開的襯衫露出半掩半現的肌肉。 姚君佩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臉撞到什麼,小臉一紅,兩手按著他的身,請他繼續坐下。「對……對不起啦!你先委屈一下下,安靜的待在這裏,先等我朋友走了再出去,大不了事後你想要什麼補償,我都答應你,這樣行不行?」他想要什麼,一只巨無霸長頸鹿娃娃嗎? 好,她買給他。 「我要什麼妳都答應?」他眼睛發亮,一手摸著下巴,心中有著無限的想象。 「是是,就拜託你忍耐點。」 「好吧!」聽似勉強答應,嚴灝眼底卻有著深切的笑意。 外面又傳來幾聲催促聲,姚君佩的眉頭已擰得不成原形了。 「別擔心,妳一出去,我就鎖門,妳只要假裝不小心把門反鎖就行,然後說沒鑰匙,要明天找房東拿,這樣妳朋友就進不來了。」 姚君佩因他的玩笑話氣得睨了他一眼,卻被他推到門邊。 「相信我,她們絕對不會懷疑的。」把她推出去,門一關,拇指一按,上鎖。他百分百確信她的朋友絕對會相信姚君佩就是會把門反鎖的人,因為她就是這樣的粗心、迷糊呀! 手指撫上自己的唇,他的嘴角帶笑。 果然,她的唇真如他所想象中一般,柔嫩香甜。她絕對沒察覺剛剛撞到的可不只有鼻子,還有她和他的唇!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經歷了一場驚魂記,她完全將長發女生的事忘光光,直到隔天那個女孩又來找她,她才想起。 「請問,昨天說要幫我問書的是妳吧!有消息了嗎?」 「調書要花幾個工作天,方便留下妳的姓名和聯絡方式給我嗎?書到我再通知妳過來。」取來筆紙,姚君佩讓她填下資料,偷偷瞄著她。 原來她叫柳青青呀!東大經濟係一年級……嗯~~回去可以告訴嚴灝。 「書的事就麻煩妳了,謝謝。」柳青青寫下聯絡電話和姓名,並道了謝。 目送柳青青離開書店,姚君佩這才注意到外頭竟然下起大雨來,慘了,她沒帶雨傘呀!不曉得她離開前,這雨會不會停? 羨慕的看著玻璃外柳青青的背影,一個背對著她的男生正撐開水藍色的傘罩在柳青青身上,一副擔心她會淋到雨的關心樣,雨水打在男生的肩上,半身溼透,可他卻執意把傘整個罩住柳青青。 如果有人也能替她送雨傘的話,那該有多好~~ 突然,那男生轉了身,姚君佩看見他的側臉-- 是嚴灝! 什麼嘛!原來他早就見到柳青青了。 兩人的背影愈走愈遠,姚君佩心頭卻有種酸酸澀澀的失落感,讓她覺得不大舒服,也提不起勁來。 但為何會有這樣奇怪的感觸,她卻不明白。 結果一直到她下班,雨勢都沒有和緩的趨勢,最後她決定順路去最近的便利商店買雨衣。 入秋後,白天有陽光天氣算熱;一旦下起大雨來,氣溫就會驟降,加上太陽又下山,風一吹,溼漉漉的身子會讓人冷得打起哆嗦。 忍著全身又溼又冷的感覺,她跑進便利商店裏。 雨衣雨衣,雨衣放在哪咧! 「盈盈,我很高興妳願意等我下課。」 隔壁櫃傳來的聲音,讓姚君佩兩耳一豎,動作也停住了,她不會聽錯,這是劉學長的聲音! 「劉學長,請你別誤會,我等你下課是為了要和你一起去找佩佩,沒有其它用意,她家就在你家附近,我們一起去找她,她會很高興的。」 興奮之情一下子冷卻,姚君佩止住想繞過去的腳步,盈盈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盈盈,妳為什麼老是把我推向妳朋友,妳知道我喜歡的人是妳,不是妳那什麼朋友佩佩,如果不是因為妳,我根本不可能會和她有交集,也不會接近她。」 「劉學長,有些事不能勉強,何況,佩佩是個好女孩,雖然人粗心些,但卻糊塗得可愛,你不也對她有好印象嗎?她喜歡你,你為什麼不試著去接受看看?」 「那如果說……」聲音有些遲疑,但劉青華還是說了,「我多對妳朋友好一點,假裝喜歡她、讓她開心,妳會不會就願意和我在一起……」 「劉學長,請你不要讓我看不起。」 一句冷聲的話語打斷了劉青華的癡心妄想,也敲碎了一旁偷聽的姚君佩的少女夢。 「盈盈,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這麼說……」 「看來我今天做了件蠢事,算了,當我今天沒找過你吧!」任盈盈離開,不理會身後緊追的劉青華。 直到那兩個身影離便利商店有段距離,姚君佩才默默走出。 像她這種粗心大意,做事又笨,長得又不是很漂亮的小人物,剛才劉學長說得對,在他眼底,本來就不會有她存在的位置嘛! 雖然早有這份認知,但聽見劉青華親口說不會喜歡她,姚君佩還是覺得好難過、好沮喪,好……想哭喲! 在便利商店裏兜了好幾圈,卻始終找不到雨衣,詢問店員,原來是雨衣早就賣完了。 雨下個不停,她注定得淋雨跑步回家,於是姚君佩飛奔往自己公寓的樓下而大,卻到家門口時發現另一件更倒霉的事-- 她忘了帶鑰匙出門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