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天都黑皮 快樂向前行 = )
  • 57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結婚證書簽不簽--2(上)

一抬頭,尖叫聲立刻取代了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拜托妳,別發出那種尖叫聲好不好?住在對面的人都聽到了。」嚴灝一邊皺眉一邊拿件運動上衣往身上套。 「你……你光著上半身!」她指控著。 誰教他一點道德觀念都沒有,居然在一個純情女生面前光著上身,又不是小孩子,他羞不羞? 「這是我家耶!老婆,」他故意提醒造成眼前景況的,她可是始作俑者好嗎? 「我是妳的 、妳老公,又不是外人,我喜歡洗完澡光著上身涼快一下,不行嗎?」 在美國,多少女人等著見他這模樣他都不肯,給她這份殊榮她居然還嫌棄。唉~~看來他該調教調教她。 「但是……我們又不是真的夫妻!你怎麼可以……」在姚君佩的心裏,他倆就只是夥伴,其它什麼都不是喲! 不理會她的大驚小怪,嚴灝神色從容繞過她面前,走到墻腳的白色小冰箱,取出礦泉水,豪邁的打開蓋子仰頭對嘴灌入冰水。 晃過她身前,她聞到他身上傳來沐浴乳的清新味道,淩亂微溼的頭發顯示他才剛洗完澡。想起這幾天,兩人輪流使用浴室洗澡,她突然後知後覺的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那家夥甚至還借用過她的洗發精和牙膏,第一天晚上,他們還曾共享一條毛巾呢!   她瞄他一眼,入眼的景象讓她看得有些呆了,她知道他長得好看,卻沒想到他就連喝水的動作也是那麼的好看……等等,礦泉水? 「嚴灝,那是我買的礦泉水,是我的!」急忙衝上前,姚君佩一把搶過來。 「不過是瓶水而已,喝一下又不會怎樣,妳不用這麼計較吧?」他聳聳肩。 「我才不是計較水,我是……你怎麼可以不用杯子喝,用嘴多不衛生,這水我還要喝呢!」那如果是她一時不察也直接用瓶子灌……豈不是跟他間接接吻了?!倏地,她整張俏臉都紅透了。 觀察到她異常發紅的臉蛋,他眼底閃出一抹興味,她該不會從來沒交過男朋友吧!這……簡直是太棒了。 擦幹凈瓶口,姚君佩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嚴灝,好歹我是你的同居人,你為什麼沒跟我說你也是東大的學生!」 「小姐,妳又給我多少時間讓我們彼此了解?我記得我才跟妳說一句話,妳就迫不及待拉著我簽結婚證書了吧!」他揶揄道。 她鼓著腮幫子氣道:「你可不可以不要老提這件事啦!」還有,我告訴你,你千萬千萬不準,也不可以把我們假結婚的事情說出去,也不準跟人家說我和你同住在一個屋檐下,聽到沒?」 「為什麼?妳很在意?」 「當然啦!不同係就算了,最起碼不會有人注意到我們;可我們還同班咧!要是讓劉學長聽到這些亂七八糟的謠言,會對我產生誤會的!」她可是滿心滿眼只裝了劉學長。 「劉學長?」似乎聽出什麼端倪來,他口氣有些酸意,怎麼他鎖定要追的佳人心中竟已住著別的男人? 「妳這樣子不好耶!我們才結婚幾天,當著妳老公我的面,妳嘴裏就喊著別的男人的名字,最起碼我中學還是在臺灣讀的,明白『紅杏出墻』 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我真有這麼差到讓妳想立刻爬墻嗎?」忍不住自怨自艾的說。 見她一張俏臉突然爆紅,嚴灝忍不住大笑出來,爽朗的笑聲讓姚君佩恨不得找塊大大的沙隆巴斯,把他張開的嘴給貼起來。 他知道如果自己再繼續狂笑下去,下一秒,姚君佩手中的礦泉水鐵定會朝他飛來。「好啦!」不鬧妳了,國中畢業後,我就隨我養父母去美國,這次回來是為了要見一個人,那個人在東大念書,所以我轉進東大;我也沒想到居然和妳念的是同科係。」順便讓她對他有點了解。 來到書桌前,嚴灝從背包裏拿出本記事簿和簽字筆。 姚君佩注意到他似乎頗為偏愛長頸鹿,不論記事本、文具、牙刷、T恤,清一色全是長頸鹿圖案,就連背包上都別有長頸鹿的胸章。   一個男生喜歡長頸鹿似乎是挺怪的,姚君佩為這個小發現而偷笑著,眼角一晃,瞄見一張從他記事簿中滑出來的相片。 照片上的女生有著一雙令人羨慕的大眼睛,長長的黑發披垂在身後,小巧的臉蛋恰巧符合男生們夢中情人的條件,無疑地那是張美女的照片。 僅僅幾秒,那照片便讓主人寶貝的收起來。 「照片上的女生好漂亮,她就是你要找的人嗎?」 沒人回答。 「她是你喜歡的人嗎?」 依舊沒理她,但他一副手摸鼻子不自在的模樣,讓姚君佩當然認定他是默認了。 這時,桌上一個毛茸茸的黃色小東西吸引了她的目光,她專注的看著那東西,沒再發聲。 嚴灝才轉身,就見到她這名現行犯,正用她的十根手指想對他的「小黃」進行迫害。「住手!妳……還捏,把我的小黃還來!」 姚君佩不可思議地看著他搶回小玩偶的模樣,除了錯愕外還帶有一股想笑的衝動。天呀!他居然稱一個放在他手掌上都嫌小的長頸鹿絨布娃娃叫小黃! 甚至還緊張地不斷檢查剛剛被她捏著的「傷口」,露出一副呵護至極的模樣!這可笑的畫面終於讓她忍不住,抱著肚子大笑。 「我的天!你多大了,居然還喜歡小玩偶,還給他取了名字!」 將他的「小黃」重新係回到背包上,嚴灝瞇眼瞪向早已笑得東倒西歪的姚君佩,誰規定男生不能玩布偶的?他就是偏愛長頸鹿不行嗎? 敢這樣笑他,很好,看他報仇!「親愛的老婆,忘了告訴妳,剛才我洗澡的時候,順便洗了衣服。」 「哦~~」她輕點頭,不忘再多笑兩聲。 「妳知道洗好的衣服要在哪裏晾乾嗎?」! 「廚房前面的陽臺呀!」她揉著發疼的肚子。 「我是很想晾衣服,可偏偏陽臺上已經有人先佔滿了。」揚起一抹惡意笑容在嘴邊,他兩手一攤,做出苦惱樣,心底則在倒數她要等到何時才會會意過來。 約莫三十秒鐘過去,姚君佩的表情終於從困惑轉為愕然;又再過了約三十秒,她那張小臉才開始爆紅不已。 那個……陽臺上挂的全是她昨晚洗的內衣褲呀! 她焦急的想衝出去把貼身衣物收起來,卻遭到某人制止。「別急,外面挂的全是我的衣服,」再拉近跟她的距離,親昵的說:「看妳老公對妳多好,見到妳的衣服都乾了,就順手幫忙收進來,喏,全幫妳擱在床上,不用太謝謝我呀!」 頓時只見一顆足可媲美富士蘋果的紅臉蛋,以令人咋舌的速度,飛衝到床前,慌張的把攤在床上一件件蕾絲邊衣物全堆在一起,再又羞又氣的瞪視他,「你……你不要臉,怎麼可以動手碰……我的東西!」] 鬈毛小狗終於開始咆叫,可卻斷斷續續,有氣無力。 而狗狗發火,他不但一點都不害怕,反而覺得她羞答答的模樣,真是可愛到了極點,「沒辦法,我總得騰出點空間,不然,我衣服往哪晾乾?」 她的表情讓他很有報復後的快感,嚴灝已達目的,決定放她一馬。「別忘了,老婆,是妳自己找上我的,妳最好開始習慣家裏有個男人的生活。」 他背包一背,揮揮手後就出門去了。 直到聽見關門聲,抱緊自己貼身衣物的姚君佩這才鬆了一口氣。不行!她要鎮定,不可以為了劉學長以外的男人臉紅心跳,可是…… 視線一低,又瞧見自己懷中的內衣褲,當下姚君佩好不容易褪去羞色的兩頰又泛起紅潮,她覺得自己就要因腦充血而死掉了啦!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對姚君佩而言,有對嗜賭成性又不負責任的父母,不曉得是好還是壞? 自小就讓欠了一屁股賭債的父母扔給叔父撫養,寄人籬下的滋味並不好過,尤其是被親戚視為一種負擔;所以打懂事起,姚君佩就知道必須照顧好自己,也學著獨立生活,人家假日是爸爸、媽媽帶著小孩出遊,她則是尋找雇用童工的店家打工。 一上大學,她便搬出叔父家,生活費全靠自己打工賺來,學費則是靠學校提供的就學貸款,只要一沒課,她就會到學校附近的書店打工,一個月八、九千,夠支付所有費用了。 「請問……」細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正在書架上整理書籍的姚君佩立即轉身。 「我想找一本動物圖鑒百科書,前一陣子有在電視上介紹過,叫爬蟲世界,可以告訴我這本書擺在哪個櫃上嗎?」問話的是一個長發的氣質美女。 姚君佩看著她,總覺得這個女生好面熟,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本書我知道,請問妳是要中文版,還是原文版?」 「原文版,麻煩妳了。」長發女生露出微笑。 「原文版呀!那妳可能要等等,最後一本前幾天賣掉了,我先查查店裏還有沒有這本書。」 幾分鐘後,姚君佩一臉抱歉地從櫃臺走過來。「對不起,這位客人,我們店裏已經沒有庫存書了,妳要考慮中文版嗎?內容完全一樣喔!」 「可是我比較喜歡原文……」女生顯得十分失望。 「如果妳真的想買這本書,我可以幫妳向其它店調調看,再不就向出版社訂購,明天就可以有結果了。」 「謝謝妳,那我明天下午再過來問問看。」女生還是微笑,並向姚君佩點頭致謝。 望著長發女生離開的背影,姚君佩老覺得自己忘了什么,直到結束工作,她回到員工休息室取回背包,不經意地聽到另外兩名員工的對話-- 「妳看,這是我和家人一起去九份玩的相片。」 「妳和妳哥哥長得好像喲!咦?這長頭發的女人是誰?妳哥哥的女朋友?」 欸~~照片?女朋友?對了!腦裏迅速閃過一張兩個月前見到的相片,姚君佩立即背起包包,拔腿往外衝。 她想起那個女生在哪見過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