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天都黑皮 快樂向前行 = )
  • 57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結婚證書簽不簽--1(下)

因為,她的腦袋裏到底裝的是什麼呀?居然會想出這樣不合邏輯的事來!「這就是妳十萬火急,非得帶我來做的事情?」 令他最感到氣憤難平的是──萬一她所選的人不是他,而是別的男人,他當下只覺得她真是頭殼壞掉了說! 沒察覺到他的怒氣,姚君佩拿著剛到手的證書,扔來一支筆給他。「是呀!沒多少時間了,快簽名啦~~我們動作要快點,說不定今天就可以把手續辦好。」 一聽到手續,再盯著白紙上黑黑的四個大字,嚴灝胸口的怒氣更是要爆炸了。「妳知道這是什麼手續嗎?」 結婚證書! 她給他簽名的東西竟然叫作結婚證書! 見鬼了,他什麼時候說過要和她結婚啦!他是對她有了心動的感覺,但她也別這麼猴急好嗎? 而另一個重點是,她把結婚當作遊戲了嗎?看她說得多輕鬆,簽個名就好,有誰會像她一樣,半路拉個陌生男人跑來簽結婚證書?! 她有沒有想過什麼叫「結婚」,她認識他嗎、了解他嗎,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嗎? 就這樣隨隨便便拉個人來結婚,她不是蠢蛋,就是神經有問題! 而最讓他生氣的是,他居然沒辦法狠心的扔下她走人! 他用硬邦邦的聲音對她說:「妳明白妳現在在做什麼嗎?」 她一臉你當我是笨蛋的表情,抬頭回看他。「怎麼不知道,不就是在簽結婚證書呀!我都簽完了,你怎麼還沒簽?」 嚴灝再一次為她無知的回答氣得狠狠吸了一口長氣。「好,妳想結婚,可妳確定男方的空位是由我來填寫嗎?妳想結婚也不是這樣隨便上街找個人,最起碼妳得先和男方培養一下感情,等到感情到了一定的程度…… 「該死!我怎麼會跟妳講這些,我要說的是,我不會跟妳玩結婚的家家酒遊戲,妳也需要好好冷靜想一下自己衝動的行為……」他沒她這麼幼稚! 「對了!」 她突然發出一聲驚呼,讓嚴灝還誤以為她是聽進了他的勸說,卻沒想到她竟然說出更讓他跌破眼鏡的話語── 「瞧我粗心的,竟然忘了還得找公證人呢!」小小手掌為自己的大意正拍著額頭懊惱起來。 無視嚴灝那瞪大眼的抽動面孔,姚君佩環視在快餐店裏穿梭的人群,相中了一對慈眉善目的老夫妻,她揚著笑臉走過去。「您好,我和他準備要簽結婚證書,」在她的觀念裏,現在她所做的都是「權宜之計」,她自有解套之法。「可是我們缺少見證人,不曉得爺爺和奶奶可不可以幫我們一下……」 聽她一頭熱的胡言亂語,嚴灝滿腹的怒氣全都化成無力感,他決定先去洗手間冷靜一下,再想想該怎麼開導她,他起身,卻被她誤會成他想離開。 「喂,你要去哪?你都還沒簽名耶!爺爺、奶奶已經答應當我們的公證人,你不會現在反悔吧?」就在她滿心歡喜的時候,可愛的小套房又要離她而去了? 他努力維持理智。「姚君佩,請妳聽清楚,我們不能結婚。」 「可是,你也同意住那間套房裏不是嗎?既然你同意幫我,為什要反悔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我同意,並不表示一定要幫妳;我幫妳,也不是要和妳結婚!」像是想到什麼,嚴灝停住往外走的腳步,猛然轉身,「等等,這不會就是妳剛才說的那個條件吧?」 「是呀……啊!」姚君佩輕叫了一聲。她抓抓頭發,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抱歉,我一直忘了告訴你,房東太太的條件就是要將套房子租給夫妻,簽約那天得讓她看到結婚證書。」所以她才想假裝玩一下「辦家家酒」,應該沒什麼吧! 「所以妳就想先找個人簽張結婚證書,然後兩人一起住進去是不是?」 「是呀!不過,雖然是簽了結婚證書,但我們兩個知道是假的啊!這只是簽給房東太太看的而已。你往好處想,房租有人分擔,住的地方又舒適,還有免費傭人幫你打掃房子。」她比了比自己。 「你再考慮一下,你可以完全省掉找房子的時間耶!要不,房租我出三分之二,你出三分之一;只要你肯住進來,水電瓦斯費也由我來出,我保證住進去後,不會妨礙到你的私人空間,怎樣?」她已釋出最大的善意 ! 他瞪著她,已經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為了讓他安心,她繼續提出承諾,「你放心,我還可以和你額外訂一個契約,證明我們兩個絕不是真正的夫妻,這張證書最多只會存在到我畢業。當然,如果我們當中有人想退租,這張證書也會立刻作廢,我會親手把它撕掉,你大可放一百顆心,我絕對不會拿著它到處招搖,更不會用它死纏著你不放,如有違背,我就……」 她偏頭想了想,「好,我就付你一百萬的違約金,你甚至可以上法院告我……」雖然做出這樣的保證根本不具執行力,但……人家她是真的有誠意的啦! 嚴灝還是沒有反應。 她只好採取哀兵策略,「我如果住不進去,就要準備露宿街頭了耶!況且我都這麼保證了,你真這麼狠心不願意幫我嗎?」邊說她邊已打算再去路上找尋新的「合作對象」了,「就不曉得老天爺會不會再給我一次好運氣,讓我在路上再遇見一個好人來當我臨時的老公?」 她的話讓人感到極度刺耳,嚴灝之所以生氣的原因主要就是:她一個單身女孩,就不怕讓壞人騙了嗎? 他不禁嘆息,為什麼第一次讓他心動的對象,竟會是這種粗線條的女孩呀! 「妳就這麼放心我,要和我同住在一個屋檐下,妳不怕我是個壞人,我很有可能會欺騙妳,或是欺負妳嗎?」忍不住嚇嚇她,讓她認清世風日下的現實世界。 可她的反應卻讓他無言以對,「你會這麼問,就表示你不是壞人啦!」她早在見他的第一眼,就將他界定為好人了咩!「而且我一沒錢,二又長得不漂亮,沒什麼人會想騙我的。」露出一抹傻笑。 而嚴灝生平對於類似小狗般無害天真的笑容最不具抵抗力,「好,我們結婚吧!」且直到說出這句話,他才明白,其實自己打從一開始就半點都不覺得排斥和勉強。 於是,一張具有法律效力的結婚證書,和一份為期三年契合約,就在兩人面前簽訂了。 就在這一年的夏天,二十歲的他們莫名其妙的結了婚。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新學期的開始,頭一天上課,許久未見的同學話匣子一打開就不可收拾,空了兩個多月的選修教室,一下子熱鬧起來,充滿了生氣。 「喏,佩佩,這是妳要的珍奶。」 從塑料袋裡取出飲料,黃碧芬抱怨道:「討厭,為什麼我們A班的必修課是在下午一點才開始,人家B班這堂課就是開在上午,我也好想中午回家開冷氣睡午覺。」 「我才不想一大早爬起來上課呢!」說話的是主動把手探到塑料袋裏拿飲料的陳宜靜。 黃碧芬注意到手上的珍奶還有人沒領。「喂,佩佩、佩佩,妳在發什么呆?」 「嗯,什麼?」姚君佩眨著一雙迷茫大眼,一副在狀態外的模樣,完全不知道人家叫她幹嘛。 黃碧芬將珍奶塞入她手中,搖頭道:「才開學第一天,妳自己看看,哪個人像妳這麼委靡,我記得妳才租了一間離學校很近的套房,怎麼?都搬進去三、四天了,還那麼累呀?」 附和好友的話,姚君佩打了一個大呵欠。 這幾天忙著添購家具,當然累呀! 雖然小套房裏什麼都有,但如今可不是只有她一個人住在那裏,還多了一個……呃,名義上的老公,有些東西,像書桌、椅子之類的當然得重新添購。 小小的長形空間裏,要再放一張床都算勉強,走路的空間一定會變得狹窄,所以嚴灝決定買一張沙發床,可以節省空間。 而她這個免費傭人自然就得負責把新環境給打掃幹凈,一切準備好後,隔天就開學了,要她怎麼不累? 「我看她是思春期到了,想到劉學長就住在她家對面的公寓裏,所以興奮得睡不著覺吧!」 戲謔的女音插了進來,讓姚君佩的臉蛋瞬間染上一抹羞紅。「盈盈,妳在胡說什麼?我才……不是像妳說的那樣,妳不要亂說好不好?」 劉青華學長是盈盈的學長,高挺的身材、斯文的樣貌,不少學姊甚至同儕都很愛慕他。 姚君佩則是在剛入學的那天,因天空突然下起雷陣雨,地面一片溼滑,她爬樓梯時滑倒,剛好劉青華經過,見到她的慘狀,不避諱的抱起扭傷的她冒雨直奔學校的醫務室。 從此,姚君佩的心就裝滿了劉青華的身影。 這就是她為什麼堅持住進那間小套房,因為正對面就是劉學長的住處,她希望能常常見到他,畢竟──近水樓臺先得月。 「少來,我們四個也認識一年了,誰不知道妳從大一開始就暗戀人家,妳這次搬家,不就是為了劉學長嗎?」任盈盈不以為意的說著。 「我哪有……」 姚君佩否認無力,因為她的好朋友們可是心知肚明。 「就這麼決定,找個時間我們一起到她的新窩去瞧瞧,順便拜訪一下劉學長,反正盈盈是他的直係學妹,找個借口去見學長,要他記得照顧一下這個鄰居學妹。」 黃碧芬的話成功引來另外兩個同伴的輕笑聲,而當事者只好滿臉通紅的低頭猛喝珍奶。 「對了,這學期有三個轉學生會轉到我們班上。」 「哇!碧芬,今天才第一天開學,妳就知道那麼清楚,啊!對了,我忘了妳有班代給的蛛絲馬跡,消息當然靈通。」任盈盈露出曖昧的笑容。 「不要再把我和那個討厭鬼扯在一起。」黃碧芬睨來一眼。 「我們又不是什麼一流大學,怎麼會有人特地想進來?不曉得那三個轉學生是不是有錢公子哥?」陳宜靜眼底散發出金錢的符號。 黃碧芬搖搖頭,「這我就沒聽說到,宜靜呀!妳的少奶奶夢可不可以少作一點?」 「噓,你們別說了,教授進來了。」任盈盈小聲嘟囔,要姊妹們趕快找空位坐下。- 陳宜靜的眼睛四處溜達,突然停佇在一個角落邊,她問道:「喂,碧芬,妳說轉學生是不是坐在第一排最靠門邊的那個人?班上的人我大概都有印象,可就從來沒見過那個人。」 大夥紛紛轉頭,視線調到陳宜靜所說的那抹人影上。 此時有個人,一眼見到那名「轉學生」時,喉嚨溜到一半的珍珠就突然卡住,引出一串咳嗽。「咳、咳、咳!」好難受…… 「天呀!佩佩,妳怎麼這么不小心,連喝個奶茶都能噎到……」 「安靜點!」 教授的一句話,打斷了麻雀般嘈雜聲音,卻止不了姚君佩一臉的錯愕,她的目光就鎖在角落邊的身影上,一雙眼銅鈴似的瞠大著。 騙人!怎麼可能? 那個轉學生竟會是嚴灝?她和他竟然是同係同班生──他們是同班同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