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天都黑皮 快樂向前行 = )
  • 57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結婚證書簽不簽--1(上)

走廊盡頭是一個簡單型的臥房,雙人床、衣櫃、書桌、電視、小方桌和椅子全整齊的擺置好,走廊上另有兩道門,靠近大門的是一個迷你型的小廚房,另一扇門後是浴室,廚房外有個小小的陽臺。 床邊有扇窗戶,可以清楚從上俯看一樓外的小馬路,對邊則是一幢矮型的四樓公寓。 偷偷瞄了眼對邊建築,接著就是小嘆一聲。「唉!」姚君佩呀姚君佩,妳果然是個大笨蛋!粗心又大意,什麼細節都沒弄清楚,卻自以為是的做了這個笨決定,看妳現在是要怎麼 辦喲! 「小妹妹……我說,這位小姐,妳聽清楚我說了什麼嗎?」 反應比人家慢也就算了,還外帶粗心大意,做事總是這麼糊裡糊塗的,也不經大腦思考,看看妳,這下好了,這麼貿然行動要怎麼收拾殘局? 「小姐?小姐?姚小姐?」 忽然拔高的音量,將姚君佩從懊惱中喚回神,她連忙應聲。「是,我都聽清楚了。」 「妳確定妳都清楚了?」對座的中年婦女帶著懷疑的眼神,不怎麼相信眼前有著一頭挑染鬈發的丫頭,真是符合租屋條件而來的房客。 「當然啦!房東太太的租屋啟事都寫得這么清楚了,只要有眼睛的人就知道的。」姚君佩邊說邊笑,但卻邊笑內心邊好想哭喔! 嗚嗚……其實她自己就是那個沒長眼睛的大笨蛋啦! 只注意到便宜的房租,卻沒看清楚底下大大的附注黑字,那個附注讓她現在只覺頭皮發麻,也想罵死自己啦! 「是嗎?」婦人沒有因此而變得相信她,「那麼姚小姐,妳還是學生吧!大學生?」 姚君佩乖乖的點頭。 「妳今年幾歲?」 「二十歲。」 「二十嗎?」好像已經超過法定年齡了吧!沉思了一會兒,婦人抬頭說道:「姚小姐,妳這麼年輕就結婚啦?」 姚君佩緊張地兩手緊緊揪住衣角,很尷尬的說著謊話,「是……呀!」 姚小姐,我也知道這不起眼的小套房有人想租就算不錯了,卻還加上那麼一項附注條件,這對學生來說實在是說不過去,但誰教我對這間小套房有著深厚的感情呢! 「我和我丈夫就是在這裏度過了二十年的日子,所以,我也希望能將房子租給像我們一樣恩愛的小夫妻,這就是我之所以只租給夫妻的原因。」 婦人頓了一下,邊打量著眼前這名女學生,邊繼續說道:「不是我不相信妳,姚小姐,實在是妳怎么看都不像已經嫁了人,我不希望妳因為想租到房子而騙我……」 「 不,我真的已經結婚了!」才一說完,姚君佩便立時感到有股深深的罪惡感竄入心頭。 結個頭婚呀!為了要租到這間屋子,她居然可以說出這樣的謊話!這下好了,為了圓這個謊,她勢必要編個象樣的故事來哄騙房東大人了。 「我和我……先生,呃~~是青梅竹馬,兩邊家長也都樂見我們盡早結婚,那……很剛好,我們兩個都在東大念書,先前租的房子因為離學校有段距離,所以我們才會想另外找一間近一點的,碰巧看見這間套房的租屋啟事,所以……就來看看了。」哇~~講得她差點舌頭打結說。 「是這樣呀!」婦人點點頭,像是信了她的話。 姚君佩才松了口氣,卻沒想到突然房東又給了她一個大難題,當下殺得她措手不及。 「如果妳真喜歡的話,過幾天就和妳先生一起來簽約吧!對了,記得帶結婚證書來。」說到底房東太太還是有點懷疑啦! 咦?姚君佩一怔。 先生?她上哪找一個先生來? 更可怕的是,要她帶結婚證書來,她自己隨便畫一張行不行啊? 房東太太一臉微笑,可姚君佩卻只能皮笑肉不笑,誰教她當時沒看清楚呢! 可她現在已是沒有後路,因為……她竟沒大腦的把先前所租的房子給退掉,以為過兩天就能直接搬著行李住進這間小套房,而如果今天她沒談妥這個住處,後天她就得淪落到去睡公園了! 「那個,結婚證書……我留在臺北,需要那麼麻煩嗎?不是帶個圖章來簽約就好了嗎?」為了掩飾心虛,姚君佩急忙抓起桌前的水杯,灌了幾口水,假意掰些理由搪塞。 「圖章倒是不必,簽名就好,既然妳不方便,那就帶身分證來也可以,我只是要確定妳配偶欄上的名字和合約上兩人的名字無誤就行。」房東太太保持一貫的親切態度,將話說得彷佛一點試探的意味都沒有。 「配偶欄!咳咳……」嘴裏的水還來不及完全咽下,就讓姚君佩當下嗆得差點挂掉! 「怎么喝水這么不小心呢!姚小姐,妳還好吧?」房東太太關心的問。 簡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姚君佩嗆得連話都說不出,只能頻頻搖頭。 她現在擔憂的是,如何才能在自己的身分證上配偶欄的位置填上個名字而不吃上偽造文書罪名咧? 嗯~~看來還是拿張證書來填填,再蓋個印章還比較容易吧! 但,她要上哪去找個「老公」來陪她簽字呀!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無力的嘆了一口氣,姚君佩渾渾噩噩的離開這間小套房。 她邊走邊自責著,都怪她自己粗心,只顧著尋找離劉學長住處最近的房子,結果地方找著了,卻沒看清楚人家租房所設定的嚴苛條件。 這下可好了,她即將要變成無家可歸的小孩,天哪~~誰能拯救可憐的她,她是真的很想住進那間小套房呀! 烈陽當頭,刺眼的陽光一下子射入眼裏,讓姚君佩不得不瞇起眼,而就在視線模糊中,她左邊眼角餘光竟晃入一道黑影,出於自然反應,她立刻轉頭往左邊看。 那是一個身形修長的男子,一手插在褲子口袋裏,另一手則是拎著個兩輪可拖地的行李袋,朝她所在的位置前進。 倏地,一個訊號閃進她的腦海中──拖著行李袋的人八成是要租房子吧?! 雖然過強的陽光讓她幾乎看不清楚他的面貌,但見到他步伐輕松,和哼著歌一副很隨性的樣子,她自動將那年輕男子歸類為:個性開朗且好相處的好人。 別問她為何會這樣解讀,她自己也不明白原因。 很快地那年輕男子已來到她的身前,還遞了張抄著地址的紙條到她的眼前。 姚君佩當然趕緊瀏覽,他有著俊朗的外表,濃濃的眉、高挺的鼻,外加古銅色結實勻稱的好身材,絕對是個屬於耀眼健朗型的好男生。 「請問,妳知道這個地址在哪嗎?」 問話的聲音非常清朗,如同他給人的感覺一樣,這讓姚君佩更加確認:此人是個好人! 兩眼瞄向那地址時,她卻突然愣住了。 年輕男子未見她的回復,像是不甚在意似的,他聳聳肩,把紙條塞進口袋,正想跨步離開。 眼見擋在身前的高大影子陡然消失,姚君佩這才趕緊回過神──先別走呀! 也許……這真是老天爺在幫她,是個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呢! 「請等一下!」她及時出聲喚住他。 嚴灝的腳步頓了一下。 「請問你是在找房子嗎?」 軟軟的聲音似乎是在對他說話,嚴灝把行李擱在腳邊,「妳是在問我嗎?」 「這裏只有我們兩個,我當然是在問你啦!你是在找房子嗎?」姚君佩先是沒好氣的回,卻在下一秒已問出她深藏在心底的想望。 嚴灝點了頭,手一攤笑道:「不然,妳覺得我帶著行李在路上跑是要做什么?」 Bingo!「你是學生嗎?」 嚴灝又點頭。 YA~~天助她也。「我也是,我是東大二年級的學生,我看你連行李都準備好了,一定是急著想找房子住吧?你租金的預算是多少?套房一個月兩千五怎樣?有小廚房、一間衛浴,敞開式的臥房和客廳,很劃算對不對?」她自顧自的問。 嚴灝顯得相當困惑,是他離開臺灣太久,所以不知道現在的女大學生都是這樣跟陌生男子搭訕的嗎?「對不起,如果沒什么事的話,我還要去找房子。」掉頭想走。 她哪能讓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逃出她的魔掌?!於是姚君佩想也不想,直撲上去拉扯著他的行李。 「 等等,我話還沒說完,你先別走呀!我沒有惡意,我叫姚君佩,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好不好?」急匆匆的輕嚷著。 行李「重」了許多,嚴灝不得已,只有停下腳步。「請妳別坐在我的行李上。」他跟她應該不熟吧! 但不能否認的是,這個莽撞的女孩確實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個……不好意思啦!我是太急了,只能用這種方法拉住你。」兩腳安穩站在地面上,她一臉的歉意,「是這樣的,你手上地址的房子我已經去看過,本來我也打算租下那間套房,只是房東太太訂了一個很奇怪的條件,房客要達到那樣的條件才能租屋。」 「什么條件?」地址是他在網上搜尋到的,可沒看到什么不合理的條件啊! 「你是不是真的急需要一個住的地方?」姚君佩不答反問。 他瞄了一眼自己笨重的行李,嘴一撇,「算是吧!」 「那么,條件已經不是問題了,快,你跟我去一個地方,我保證你可以用非常便宜的價錢租到那間套房。」耶~~此刻的姚君佩立刻恢復成往日的神經大條樣,她什么前因後果都沒多想,一心只想著她不要去住公園! 嚴灝被她的動作給嚇住,現在的女孩見到對眼的男人都是如此……開放嗎?!居然無視他這個主人的意願,就把他的行李給拉走! 「喂,我還沒看房子呢!」他提高嗓音叫道。 他的行李袋裏可是裝了許多厚重的原文書,他一個男人拖拉都嫌重,而這個個頭小小的女孩居然有本事搶過去拖著走! 看來他若不賞點臉,好像真有點說不過去,而且,他也挺好奇這女孩到底是要把他帶到哪裏去? 嚴灝兩只空空的手全塞入了口袋,像散步般跟隨著前方那抹吃力的小身影。 「我都說我還沒看過房子,妳怎麼知道我一定會想住進那間套房呢?」 這句話,在姚君佩腦裏自動翻譯成他要放棄租屋,她急忙頓住腳步,把一張曬得通紅的臉蛋轉向她的「禮物」。 「那套房真的……真的很不錯,我沒騙你……雖然小小十幾坪,但採光佳,又通風,交通便利,房租又便宜,附近吃的地方又多,不會下廚的話也餓不死,我告訴你,錯過這一間,你很難再找到這麼物超所值的地方了。」她用力吸了一口氣,又長長的吐氣,有點不解自己怎麼會這麼喘、這麼累呢? 「我的行李很重,妳拉著它走那麼快,當然會累會喘啦!」嚴灝的臉上布滿笑意,更訝異的發覺這女孩所有的心思像全寫在那張可愛的俏臉上似的。 不管她是真的這麼迷糊,還是刻意裝出來的,她確實引起他莫大的興趣了。 一直沒怎麼注意她的模樣,現在他才把她給看個仔細:在她那頭卷卷的頭發下,是張圓圓的可愛臉蛋,平凡的口鼻上鑲著兩顆烏溜溜的大眼睛,她不漂亮也不搶眼,但給他的感覺卻像只討人憐愛的鬈毛小狗般,正用一副無害又無辜的可愛表情瞅著他。 真的是太可愛了呀! 這模樣莫名的深撞進他的心坎,讓他頓時就像被雷劈中的僵立在原地。 呼吸一窒,他甚至可以聽見自己愈來愈快的心跳聲,見鬼了!他竟然出現了心動的感覺,不會吧!他竟會對一只鬈毛狗一見鐘情? 「對喲!因為我急著帶你去……怎樣?我說得那麼動聽,你是不是也有點喜歡上那間套房?」根本不知他心中的百轉千折,姚君佩現下只在意一件事──他能不能配合她搭檔演出? 從震驚中回神,見到的就是她一臉期待的表情,沒由來地他並不想讓她失望。「聽起來不錯。」 「這就好了,為了那間套房,我們得快點!」笑顏又再次出現在姚君佩臉上,這次,她是直接拐了他的手臂就走。 嚴灝在被她挽起的剎那,心又漏跳了一個節拍,至此他知道:他是真對眼前的她產生莫名的情愫了,但他也知若外泄出他的情緒,恐怕多少會嚇到她,而他不想讓她脫離他的生活圈,「妳為什么這么急著想幫我租到房子?」 「那是因為我也想租……啊!」姚君佩急急的收口。 嚴灝當下明白了,她只是想租房子,是他先前會錯意,她並非在跟他搭訕,於是對她的好感倏地又加深了。 可他很好奇,她想租屋跟他有關嗎? 他停下腳步,一雙黑瞳緊盯著她看,想知道她的腦袋瓜裏究竟在想什麼? 「好啦~~我跟你老實說,你要看的房子其實我很想租下來。」用手稍稍梳了下鬈發,事到如今,她坦白就是了。 「房東太太開出來的條件,我連合格的邊都沾不上,但是我又非得租到那間套房不可,本來我已經不曉得該怎麼辦了,可剛好你就出現在我面前,有你在,一定可以幫我達成條件。」根本忘了她連他是誰都不知道呢!唉~~ 「妳的意思是……房東開的條件跟我有關?」他能幫她什麼忙?但他心知肚明,只要她開口,他什麼忙都肯幫。? 「沒錯,你不是也在找房子嗎?這真是天助我們兩人也,你幫我達成這個要求,我呢!可以幫你找到一間超便宜又舒適的房間,兩全其美,多麼棒啊!你說是不是?」 這僅是姚君佩單方面的想法,嚴灝倒覺得她話裏有著挺多的問題,「妳要我幫妳忙,然後妳再替我找房子,那妳強力推銷妳想住的地方給我,又是為什麼?」 活像他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姚君佩詫異的瞪著他。「什麼為什麼?我講了這麼多,當然是希望你也中意那房子,怎麼你還不懂,你如果沒有意願住進去,那我的計劃不就泡湯了!」 「妳到底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喂!等等!別拉呀!」她又搶起他的行李了! 不想忍受毒辣的太陽是一小部分原因,最大的原因是,他還想和她多相處一會兒,嚴灝決定跟著她離開。 PS. 後面看不太清楚,可以用反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